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最內幕>正文內容
  • 全年滿房營業需784天 泰孚賓館在為中公教育洗錢還是刷單
  • 2019年05月31日來源:中國網財經

提要:位于北京東四環外廣渠路南側城中村里的泰孚賓館也許一直在協助關聯方中公教育做著一些頗為隱秘的事情。

位于北京東四環外廣渠路南側城中村里的泰孚賓館也許一直在協助關聯方中公教育做著一些頗為隱秘的事情。

這家建筑頗為簡易的二層小賓館只有130個房間,會員價188起,單間/標間同價。其內部設施較為陳舊,一樓還潮氣較重。就是在這樣一個毫不起眼的地方,主營公考培訓的中公教育在2018年里與其發生了1916.72萬元的關聯交易,平均每天需要消費5.25萬元。

按客房單價每間夜188元(不計協議價和大客戶折扣)計算,泰孚酒店滿房一天的收入僅為24440元。如果收入1916.72萬,還在天天滿房的狀態下,一年需要營業784天。中間的巨額差價流向哪里,我們不得而知,而這僅僅只是中公教育700余家培訓網點中的一個縮影,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業績反常狂飆 “吃光式分紅”14億

今年初新東方(紐交所股票代碼 EDU)學校年會上一曲吐糟版改編《釋放自我》“累死累活干不過寫PPT的”引爆網絡,創始人俞敏洪連發5封內部郵件劍指平庸管理者中都有提及,培訓機構內部反官僚化的呼聲已經壓抑太久,網友評論:過于真實。而此時新東方正處于業績大滑坡、股價半年內腰斬的窘境。

大洋對岸的A股教育類上市公司2018年日子也不好過,根據wind數據,行業整體18年營收同比增長11.11%,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同比減少80.24%。此時剛剛通過重組安徽蕪湖亞夏汽車而借殼上市的中公教育業績一騎絕塵,睥睨群雄。

公司證券簡稱自2019年2月21日起由“亞夏汽車”變更為“中公教育”。根據實際控制人李永新等8名業績補償義務人簽署的《盈利預測補償協議》,承諾2018年至2020年合并報表范圍內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分別不低于9.3億元、13億元、16.5億元。

中公教育于4月公布的年報顯示其2018年營業收入62.37億元,同比增長54.7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非后凈利潤11.12億元,同比增長119.67%,超額完成其2018年業績承諾。

在業績狂飆突進之時,中公教育又出驚人之舉,于年報中拋出14.19億元現金分紅方案,比其2018年全年凈利潤還要高27%。查閱公司年報數據后發現其可分配利潤為14.32億元,公司一次性將其多年積累分配99.03%,可謂是“吃光花盡”。

借殼上市已然完成,大股東要這么多錢干什么,難道公司不需要留存資金開拓業務嗎?如此分紅規模,還是在公司18年新增15億元短期借款,存(理財產品)貸(短期借款)雙高的時候。由于業績增長彪悍,中公教育不到4年內市場估值膨脹超過20倍,截止5月30日收盤總市值728億元,中公教育的業績不會有異常吧?

大學城還是城中村 只買貴的不選對的

中公教育屬于教育培訓行業,分產品看有公務員招錄面授培訓、事業單位招錄面授培訓、教師招錄及教師資格面授培訓、綜合面授培訓等,其90%以上為線下面授業務,線上培訓業務收入2018年僅占比7.11%,是一家線下主導公司。

公司的收支都高度分散,難以批量核查,但是一家名為北京泰孚賓館有限公司的關聯企業引起了記者的注意,而這又源于中公教育對另一家同是賓館的關聯企業的收購。

教育培訓作為輕資產行業,收購重資產的賓館酒店本就是一件少見的事。2018年6月5日公司收購關聯方南京匯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斥資2.61億元。相關報表顯示,購買日至2018年末,被購買方收入為2027萬,凈利潤虧損101萬。

《企查查》顯示:南京匯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地址位于南京市棲霞區仙林街道仙林大學城元化路8號2棟,網址為南京匯悅酒店。攜程網顯示該酒店為南京中公匯悅大酒店,開業于2015年,評分4.7,屬于“很好”等級,5月30日房價336元起。根據展示圖片目測,該酒店應該可以達到四星級商務酒店標準。

中公教育年報中關聯交易的數據顯示:公司采購南京匯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住宿及餐飲服務,2018年為33.94萬元,2017年172.44萬元,而公司采購北京泰孚賓館有限公司住宿及餐飲服務,2018年為1916.72萬元,2017年為1503.62萬元。上述兩家酒店均被中公教育列為關聯方,為“本公司高管和員工控制的企業”。

關聯交易僅數百萬還不盈利的南京匯悅被公司重金收購,那為何關聯交易近兩千萬的北京泰孚沒有被收購,難道它是一家奢華五星級酒店,收購成本要貴上好多,更不劃算?

《企查查》顯示:北京泰孚賓館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陽區王四營鄉觀音堂799號,成立于2011年,法定代表人為秦小航,而南京匯悅的前股東中也有一位名為秦小航的人士。

攜程網顯示該酒店為泰孚連鎖酒店(北京百子灣地鐵站東方家村店),房型只有標間一種,價格238,6月11日之前均不可預定。難道是中公教育培訓班駐扎包場,酒店滿房不再對外營業,記者于5月29日前往該處實地探訪。

收入金額對不上 洗錢還是刷單?

自百子灣地鐵站沿廣渠路向東約2公里即可到達泰孚酒店入口處,路南一座名為“C3時尚青創園”的鋼制牌坊。但是牌坊以西300米處的京包鐵路線將上述2公里路段一分為二,靠百子灣地鐵站一側高樓林立,為建成的高檔住宅區。沿廣渠路輔路通過下穿隧道越過京包線之后,兩邊路邊均為綠色的施工圍擋,并無高樓跡象。

進入入口處的牌坊,還要向前繼續行進,沿路各式小藥店、理發店、平價水果店、服裝店等生活設施一應具全,路邊還有賣各類熟食、炒米粉烤冷面的三輪車,大約200米后遇到另外一個鐵路道口,沿鐵路向右手側繼續前行約100米到達泰孚賓館。

賓館所在的建筑呈一個不規則回字型結構,一共兩層,進入酒店大堂,一位前臺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酒店有一百多間客房,當天大床房滿房,只有雙床房可以選擇,會員價都是188,不含早餐,也不提供中餐晚餐,酒店沒有餐廳。

教育培訓中心不應該是雙床房更為緊俏嗎?記者進入酒店內部,一層標間中兩張單人床均寬1.2米左右,條件頗為簡陋,潮氣比較重,墻上的格力掛機也比較老舊。一位保潔阿姨告訴記者:現在人少一些,人多的時候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培訓機構的人,樓上還有上課的教室。

記者在留滯酒店內外的一小時時間內,未觀察到自酒店外出的人員,但酒店外城中村則頗為熱鬧,不寬的道路兩側停滿摩托車和電動自行車,賣熟食和炒粉炒面的三輪車前有不少人在等候,地攤上十五元一件的短袖銷路也不錯。

去哪兒網信息顯示:泰孚酒店有客房130間,大小會議室2個以及230平米的餐廳。按188元每間夜(不計大客戶折扣或協議價)計算,泰孚酒店一天滿房的銷售收入為24440元。如果一年全部由中公教育包場,成本為892.06萬元,但是這仍與2018年1916.72萬元的關聯交易金額相差甚遠。

計算發現上述交易金額需要滿房包場784天或者2.15年才能花完,那么問題又來了,這中間多出來的1000多萬究竟哪里去了?泰孚賓館是在為中公教育虛列支出洗錢還是協助刷單做賬呢?截止發稿時,中公教育對相關問題尚未回復。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宝石女王头奖在线客服 江西多乐彩规则 万家彩票首页 网络卖房子能赚钱吗 香港麻将翻倍规则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本港台今晚开奖直播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广西快乐双彩159期开奖 快乐10分几点开奖 建设棋牌游戏平台网站 七星娱乐网址 发展比赚钱重要的好处 斗地主炸多的棋牌 80街机游戏大全单机 股票融资余额和融资买入 逆袭分分彩安卓 江西多乐彩规则 万家彩票首页 网络卖房子能赚钱吗 香港麻将翻倍规则 股票分析师怎么考 本港台今晚开奖直播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广西快乐双彩159期开奖 快乐10分几点开奖 建设棋牌游戏平台网站 七星娱乐网址 发展比赚钱重要的好处 斗地主炸多的棋牌 80街机游戏大全单机 股票融资余额和融资买入 逆袭分分彩安卓